世界诗歌

巴黎,1856

2019-01-08 10:04   好文学   0

漫长的疲惫已经让他对于死亡的预感习以为常。
他会心怀恐惧而不敢进入喧嚷的白昼也不敢走在人群里。
垮掉了,亨里希·海涅想到那条河流,
时间,它载着他渐渐远离了那漫长的暗影,
和做一个人,做一个犹太人的痛苦命运。
他想到那些精美的曲调,他曾是它们的乐器,
尽管他深知那旋律不属于树木也不属于飞鸟,
而属于时间和他模糊的日子。它们教不了你,
无论是你的夜莺,
你黄金的夜,
还是你歌吟中的花朵。

(编辑:编辑)

相关阅读

悼念集四六

悼念集五0

悼念集八四

悼念集五七

悼念集一七

图文

抒情插曲抒情插曲
在阿波里奈墓前在阿波里奈墓前
沉默的一课沉默的一课
死亡与荣誉死亡与荣誉

热文推荐